bokee.net

机关工作者博客

自留地

正文 更多文章

嘉庆状元陈沆与罗田錾字石的故事

       潘鹤年

    金秋时节,随朋友到罗田錾字石游玩,偶遇一位熊姓老人,向我们津津有味地讲解錾字石的“前世今生”,从千年古村万树柿,说到自然风光十八景,细数当地历史名人八大贤。

    老人侃侃而谈,讲到嘉庆科考状元陈沆时,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冇得錾字石,就出不了陈状元。

    陈沆是蕲水(浠水)巴河人,与罗田錾字石有什么渊源呢?老人如数家珍向我道来:

    陈沆出身书香门第,祖父是当地的“大先生”,在家设馆授徒;父亲中举入仕,官授知县。在长辈熏陶下,他专心经史子集,练习琴棋书画,被乡邻称为“神童”。

    少时陈沆体弱多病,遍访名医难治。錾字石有一位熊姓隐士,与陈沆父亲陈光诏义结金兰,两家互拜干亲。经商量,熊隐士将义子陈沆接来錾字石,奉读五宝庵,求医龙兴观,读书治病两不误。

    熊、雷两姓是当地名门望族,熊姓族人以耕读传家、行商坐贾为主,雷姓族人以悬壶济世、习武强身为主,两姓和睦共处几百年。錾字石有一庙一观,遥相对望。庙名“五宝庵”,而不叫寺或庙。庙里方丈是一位学富五车的高僧,这里不仅仅是山乡信众烧香拜佛的场所,还是历代塾师在此绛帐授徒的讲坛。五宝庵对面仙人石旁,由雷姓族人捐资修建一处道观,名曰“龙兴观”,观里住着一位精通医道命相的雷道长,又叫雷真人。

    乾隆五十八年(1793)春天,8岁的陈沆随父来到錾字石,在五宝庵拜师,跟高僧学文习诗。接着,他们到龙兴观拜会雷真人。雷真人说:“其实令郎也无大恙,病发气血亏虚,只要精心调理,静心休养,方可大愈。”

    在巴河望天湖畔长大的陈沆,被深山古村迷人的景色陶醉了,决心留在这里静养治学。

    陈沆每逢双日在五宝庵奉读。五宝庵高僧在庙里设馆授徒,为乡贤子弟启蒙开智,教授《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增广贤文》和《菜根谭》《小窗幽记》《围炉夜话》等崇德立志、仁爱处世的传统文化。陈沆幼承家学,对这些小儿开窍读本早就背得滚瓜烂熟。高僧专为他开设“小灶”,量身讲解“四书”“五经”等儒家学说和《资治通鉴》《史记》等帝王兴衰史,将他作为一个政治家培养。五宝庵旁有一块似“书案呈前”的四方巨石,名曰读书台(现为状元台),陈沆跟高僧在这里学文习诗,抚琴作画。

    高僧反对弟子读死书,所以,到了单日,就叫陈沆到龙兴观调养身体。雷真人对陈沆疼爱有加,视如己出。早晨,空气清新,带他到鹅峰山仙女洞修炼道家心法,教授太极拳谱。白天,带他上山挖药,采食野果,放鹰逐犬,捕猎禽兽。从水边到山里,由“圈养”到“放养”,陈沆找到了快乐。在这里,他没有在家时的禁锢,进山砍柴,上树捣鸟,下河捉鱼,打闹嬉戏,儿童的天性得到了最大的释放。

    一晃,陈沆在錾字石度过了5年光阴,当初面黄肌瘦、弱不禁风的“病秧子”,被调教成身强体健、满腹经纶的帅小伙。一天,陈沆的义父熊隐士将高僧和雷真人请到家里,对两位高人说:“陈父来信说要送儿子到黄州府参加童试,义子承蒙二位大师教诲,已学有所成,略备薄酒答谢。”二人欣慰地说:“义子聪颖好学,天生奇才,已青出于蓝,我们再教下去,恐误人子弟。”

    陈沆参加科举考试顺风顺水。嘉庆三年(1798)童试,独占鳌头;嘉庆十八年(1813)乡试,名列榜首;嘉庆二十一年(1816)会试,蟾宫折桂;嘉庆二十四年(1819)殿试,被嘉庆皇帝朱笔钦点进士一甲一名(状元)。

    相传陈沆应殿试时,嘉庆皇帝问他的祖籍,陈沆回答说:“家住火龙岗,门对望天湖”。又问他家里有多少人丁,他说:“日有千人撒网,夜有万盏明灯”。陈沆不落一般文人俗套,洋洋洒洒、言简意赅,诙谐幽默说出了嘉庆治下太平盛世。皇帝龙颜大悦,亲赐陈沆“唯楚有才”金匾、“进士及第”牌匾和半副銮驾(即轿子,皇帝坐的是八抬大轿,赐给大臣的是四人抬轿)。

    礼部举行授官仪式(授予翰林院从六品修撰)后,陈沆在8名侍卫和8名衙役护送下,日夜兼程,骑着高头大马衣锦还乡。一连数日,巴河望天湖畔陈氏宗祠,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府州县三级主官、当地乡贤名绅、各地陈氏宗亲长辈等,纷纷前来祝贺。

    送走客人,陈光诏对儿子说:“你有幸高中状元,得益于錾字石三位大师谆谆教导,‘饮其流者怀其源,学其成时念吾师’,那是你第二故乡,做人要知恩图报。”又告诫他:“皇上赐给你的三件圣物,‘进士及第’牌匾留着光宗耀祖;把‘唯楚有才’金匾,送到武昌府悬挂黄鹤楼上;半副銮驾应赠予錾字石三位大师享用。”

    状元今日披红花,省亲故里錾字石。一大早,陈沆骑匹白马、陈父坐着官轿,在众亲友和衙役陪送下,晌午时分就赶到錾字石。听说今天新科状元来錾字石省亲,三乡五里的乡亲、鄂东四十八寨的寨主、蕲黄州县的官员,接二连三前来一睹状元风采。熊隐士、高僧、雷真人三位大师忙前赶后招呼客人,弟子取得功名,为师脸上贴了金,心里的喜悦比吃了蜜糖还甜。

    三位大师各自收到一份礼物:五宝庵高僧获一套袈裟和一个紫铜香炉,龙兴观雷真人笑纳一件道袍和50两捐银,熊隐士喜得一幅唐名家山水画。还有一顶嘉庆皇帝赐给陈沆的“半副銮驾”,原想送给义父熊隐士,熊隐士婉言谢绝地说:“我一介乡野平民,皇上圣物承受不起,送给你的先生高僧吧!”高僧也辞让道:“我是一个出家人,早已淡薄浮名,还是赠给雷真人,他对你有救命之恩。”雷真人摆手推让:“我一游方道士,坐‘半副銮驾’,化缘有辱圣恩。”

    你谦我让,陈沆的父亲赶忙打圆场说:“三位大师对犬子有再造之恩,作为弟子当涌泉相报。这次省亲后要即刻进京赴任,日后无暇侍奉。把‘半副銮驾’留在錾字石陪伴各位先生,外出游方化缘、游学布道用得上。”经几位族中长老商议,将“半副銮驾”存放五宝庵。可惜,这件宝物在同治年间被太平天国义军抢走,从此下落不明。

    陈沆省亲,适逢錾字石林红柿子繁的金秋季节,山岭丘坡一片金黄,千年柿树满山遍野,一棵棵压弯枝头的柿树上,缀满了红如灯笼的熟果。又是一年柿子红,到錾字石贩柿子的商贩络绎不绝,乡亲们像过年一样庆祝柿子丰收。陈沆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自言自语:“柿子这边独好,农历九月柿子春”。差人拿来纸笔,龙飞凤舞“柿子春”三个大字,又行云流水题写“上元春去,下元春来,国富民强,百业不衰”。后来,当地人们将农历九月初九定为“丰收节”。

    在錾字石住了两天,陈沆准备打道回府。熊隐士说:“族里有个大户人家办婚事,公子是五宝庵高僧弟子,与你同门,想请你主婚,沾点状元喜气”。陈沆欣然前往。

    他从小寄居錾字石,熟悉当地民俗风情,亲笔书写婚礼仪式“八行书”,也就是结婚八个礼节。陈沆意犹未尽,又即兴创作了一首“撒帐歌”:进洞房,喜洋洋,满心欢喜来撒帐,一撒撒在床沿上,熊朱两家好姻缘;二撒撒在鸳鸯枕,郎才女貌都称心;三撒撒在金玉床,夫唱妇随福满堂;四撒撒在红绫被,两个新人同床睡;五撒撒在床上边,生的儿子中状元;六撒撒在枕里边,生的儿子做高官;七撒撒在床外边,生的儿女成大贤;八撒撒在柜上边,绫罗绸缎穿不完;九撒撒在箱子边,金银财宝堆成山;十撒撒在梁上边,荣华富贵万万年。这

    个大户人家,后来真的出了两个秀才,并入仕做官。

    风景如画的錾字石,让陈沆流连忘返。这里有难忘的乡愁、难舍的乡亲、难变的乡音。如今身在公门,没有不散的宴席。第二天一早,他辞别众乡亲,踏上了进京入仕之路,这一去,竟成永别。

    据史料记载,陈沆于嘉庆二十四年授翰林院修撰(从六品),清道光二年(1822),任广东省大主考,次年任清礼部会试同考官,后任四川道监察御史(从五品)。道光六年(1826),一代文宗、清代古赋七大家之一的陈沆状元,禀命不融,病逝于京城,享年四十有一,后葬于浠水县西调军山南麓。

    当地人为纪念陈沆状元,在五宝庵读书石旁建有状元台。

分享到:

上一篇:我的祖父林育南

下一篇:杨凡:只想为家乡拍一部电影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