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机关工作者博客

自留地

最新文章更多

正文 更多文章

论战谈兵奇杜牧

      杜牧是唐代著名的文学家,其诗词文赋脍炙人口,广为传诵。“紫微才调复知兵,常遣风雷笔下生”(崔道融《读杜紫微集》),杜牧还具有卓越出众的军事才干,是一位英才天纵的军事思想家。 

      一 

      杜牧对于军事的兴趣爱好,首先无疑受到其家庭的长期熏陶。杜牧生于世代官宦名门望族家庭。其远祖杜预是西晋著名的政治家和将军。曾祖杜希望为玄宗时边塞名将。祖父杜佑是中唐著名的政治家、史学家,博古通今,著有《通典》二百卷,先后任德宗、顺宗、宪宗三朝宰相。父亲杜从郁也官至驾部员外郎。家庭的耳濡目染使杜牧继承了经世致用的家学传统,树立为国效命建功立业的坚定志向,又结合唐代的政治形势提出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用兵建议。 

      杜牧的军事才能也与他个人的志向才华有关。杜牧自幼聪明勤奋,自负“世业儒学”,“少小孜孜,至今不怠”,而且有雄才伟略,这种雄才伟略特别表现在军事上。他在阅读《尚书》《左传》和唐代以前十三史书时,就非常留心治乱兴亡的原因,他认为,每一朝代的兴衰更替都与当时军事的处置有着密切的关系,掌国事者,兵最为大,非贤卿大夫,不可堪任其事。由此杜牧对“典刑制度,征伐叛乱,考其当时,参于前古,能不忘失而思念”,“于治乱兴亡之迹,财赋兵甲之事,地形之险易远近,古人之长短得失”,无不潜心研究思考,逐渐形成精深的军事素养才华。 

      杜牧谈兵论战更与当时严酷的战争环境有关。晚唐社会宦官专权,党争延续,藩镇割据,战乱频繁,边防虚弱,国家内忧外患,危在旦夕。关心政治形势、战争时局成为当时社会大众尤其是官绅士大夫难以回避的话题。在这种国家危亡人民苦兵的战争环境之下,杜牧以济世救国为己任,以远大的政治理想和忧国忧民的情怀,主张削平藩镇,消除战乱,维护统一。为挽救危局而“慨然最喜论兵”,花费大量精力专注于治乱与军事,逐步成长为伟大的军事思想家。 

      二 

      杜牧从青壮年就对军事理论军事战略颇有研究,其军事天赋直接表现在他谈兵论战的系列文章上,这在当时是相当罕见的。 

      大和八年(公元834年)杜牧32岁,正当扬州幕府时期,他写有《罪言》和《原十六卫》。《罪言》为其军事理论代表作,全文就如何对付藩镇割据这个关系到国家存亡的大事进行论述。文章一开始就说“生人常病兵,兵祖于山东,胤于天下。不得山东,兵不可去。”指出朝廷当权者在军事处置上的害怕和姑息,提出太行山以东黄河以北一带是兵家必争之地,一针见血。针对当时藩镇割据的困难局面,杜牧大胆向朝廷呈献对策,即:上策自治,就是要求朝廷修明内政实现自治,使河北诸镇接受朝廷的约束,使国家得以长治久安。中策取魏,通过攻取山东的战略要点魏地来控制燕、赵,达到削平藩镇的目标。下策浪战,既“不计地势,不审攻守”调动一个藩镇去消灭另一个藩镇,也不过是以暴易暴,不能解决根本问题。至于出现藩镇叛乱的情况,杜牧历来主张坚决讨平。《罪言》体现了杜牧很高的政治见识和军事才能,受到当时和后人的普遍注意。司马光撰《资治通鉴》对该文进行了引用。欧阳修撰《新唐书》时不吝笔墨,将它全文照录。 

      《原十六卫》则从军事体制的变迁角度,阐述废除府兵制所造成的严重后果,“府兵内铲,边兵外作”,军事布局失去了平衡,所以战乱频仍,给强臣悍将居内则篡、居外则叛创造了条件,主张建立中央军事力量、恢复府兵制。 

      这一时期及其后杜牧还写有《战论》《守论》等文章。《战论》从国家统一出发,总结国家讨伐藩镇叛乱时存在的训练、给养、赏罚、指挥等方面的用兵之弊,忠告朝廷不要“踵前非”,而要“治其五败”。这篇文章,言辞激烈,锋芒毕露,冒着风险想引起朝廷的注意,从而振作起来,以维护国家统一局面。《守论》尖锐地揭露当权者放松武备、培养叛逆,潜藏亡国危机而熟视无睹的严酷现实,抨击了朝廷执事大人麻木不仁姑息养奸的昏聩颟顸,阐述了削平藩镇的一贯主张,表现了杜牧对晚唐局势的非凡洞察力。这篇文章内容切中时弊,文辞慷慨激昂,故《新唐书》把它作为《藩镇魏博》的总论全文引录。 

      杜牧一向重视研究兵法。他搜求自古以来兵法数十种,进行研究,觉得最有价值的是孙武所著兵法十三篇。杰出的军事家曹操是第一个对《孙子兵法》深入研究和作了注释的人,但在杜牧看来,曹操的注“十不释一”,过于简略。所以他又在曹操注释基础上重新加以注解。这项工作从他还在扬州写作《罪言》之后不久就开始,经过若干年才陆续完成。完成以后,他并不轻易拿出来,一直到大中三年(公元849年),才把它呈献给宰相周犀。由于博采众长,杜牧的《孙子兵法》注释科学辩证的体现了兵法唯物主义观点,同时把兵法的军事理论与历史上的具体战役联系起来分析,使深刻简约的论述与精彩生动的实例有机结合起来,反映出杜牧苦心钻研军事的可贵精神。杜牧这一著作载入《四库全书》,且得到后人及军事界的认可,流传颇广,被列为注解《孙子兵法》权威作品之一。 

      三 

      杜牧对军事的研习偏好对其诗文创作也产生重要影响,使其诗文内容、风格浸润着战争的瑰奇色彩。从现存杜牧文集看,其涉及战争的诗文比比皆是,呈现出独特的魅力,在晚唐独树一帜。 

      首先,杜牧诗文中屡有抒写报国济世志向和为国献身以至从军理想的篇章。典型的如他在大和元年朝廷沧州用兵平叛时所作《感怀诗》中立誓辅佐朝廷,削平藩镇,消弭战乱:“关西贱男子,誓肉虏杯羹。请数击虏事,谁其为我听。”在黄州时期所作《郡斋独酌》中不仅刻画了虎虎生威的战将形象:“我爱李侍中,摽摽七尺强。白羽八札弓,髀压绿檀枪。风前略横阵,紫髯分两傍。淮西万虎士,怒目不敢当。”而且也表达了自己平乱御敌为国效力的人生理想:“平生五色线,愿补舜衣裳。弦歌教燕赵,兰芷浴河湟。腥膻一扫洒,凶狠皆披攘。生人但眠食,寿域富农桑。”同时作《雪中书怀》:“臣实有长策,彼可徐鞭笞。如蒙一召议,食肉寝其皮。” 

      其次,杜牧诗文对军阀割据战乱频仍以及给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困苦予以重点描写,对战争中的英雄人物予以浓笔重彩的描画,并由此与众多悲春伤秋离别伤怀的诗人区别开来。如会昌二年(公元842年),回纥入侵,不少百姓仓皇逃奔,身在黄州的杜牧写下《早雁》诗,寄予深切同情。又写《雪中书怀》,对自己不能在平定边患中直接发挥作用感愤不已。类似诗文如《河湟》《东兵长句十韵》等在《樊川文集》中还有很多。同时,杜牧对战争中的英雄赞叹有加,写有大量诗文。著名的如《史将军二首》:“壮气盖燕赵,耽耽魁杰人。弯弧五百步,长戟八十斤。河湟非内地,安史有遗尘。何日武台坐,兵符授虎臣?”又如《闻庆州赵纵使君与党项战中箭身死长句》:“将军独乘铁骢马,榆溪战中金仆姑。”《题永崇西平王宅太尉愬院六韵》:“天下无双将,关西第一雄。授符黄石老,学剑白猿翁。矫矫云长勇,恂恂郄縠风。”传神地描画勇猛豪迈的将士形象。杜牧描述战争及其人物的文章也很多,著名的有《窦列女传》《燕将录》《张保皋、郑年传》《宋州宁陵县记》等文章,对为国效力、英迈勇敢的将士给予反复赞美吟咏。 

      第三,杜牧喜欢研究历史上战争实例,对历史上著名战役的遗址卓有研究,同时以其对战争独到的眼光,对历史上的战争进行精辟分析评论,这使他的论史诗呈现出异样的光彩。如《赤壁》:“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题乌江亭》:“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儿。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都犹如一篇篇精悍别致的战争论文,反映他独特别样的战略眼界,留下了令人吟咏难忘的著名诗篇。 

      四 

      杜牧既有着不同凡响的政治军事韬略,其军事思想多着眼现实对策研究,体现了“经邦致用”的精神。杜牧不是空发议论,他总是主动发挥其才能,为平定叛乱和抵御外敌献计献策。 

      宝历元年(公元825年),杜牧23岁,尚未应举入仕。当时朱克融、王廷凑反叛朝廷,朝廷命刘悟讨伐,刘悟却反代朱克融求情,并欲效仿河北三镇跋扈抗命。杜牧平叛心切,不顾自己人微言轻,立即作书《上昭义刘司徒书》,力劝刘悟应该识大体,以“辅君活人为事,不该矜伐邀引为心”。 

      会昌二年(公元842年)八月,回纥乌介可汗骚扰北方边境,朝廷决定平定回纥。时在黄州的杜牧当即写了《上李太尉论北边事启》,上书李德裕,陈述抗敌边防之策,言胡戎入寇,在秋冬之间,盛夏无备,宜五六月仲夏季节主动击胡为便。新、旧《唐书》记载,李德裕看到杜牧陈述的方略,予以称赞,并采纳之。次年唐朝大破回纥。 

      会昌三年,泽潞节度使刘从谏死后,其侄刘稹自称留后,反叛朝廷,朝廷决定发兵攻讨。一场战争即将打响,但是对如何征伐,朝廷上下却争论不已,主政的李德裕也为此大伤脑筋。这时,杜牧从黄州寄来了一篇奏启《上李司徒相公论用兵书》,详细分析泽潞与其他藩镇民情风俗差异,认为泽潞一向忠顺朝廷,刘稹虽欲使之反抗朝廷,人民必不用命。并提出使河阳万人为垒,塞天井之口,高壁深堑,勿与之战,只以忠武、武宁两军,帖以青州五千精甲,宣、润二千弩手,直捣泽潞,不过数月,必定能够覆其巢穴,取得大胜。文启条陈缕析,切中要害,李德裕大喜,尽采用奏启意见,发诸道兵共讨之。次年八月,泽潞平定。杜牧又写《贺中书门下平泽璐启》,表示祝贺。 

      会昌五年,杜牧迁任池州刺史。当时长江沿线社会治安极为混乱,铤而走险者常在江淮一带据江为贼,掠取官家和老百姓的钱财。杜牧到任后第九个月,写下《上李太尉论江贼书》,提出“拣择精锐”,统一配置兵力,各州联防联巡的“绝寇”之策,为消除“江湖之公害”再献计谋。 

      杜牧对军事的研究、关注伴随其一生,他虽然未能投笔从戎,没有金戈铁马征战沙场的机会,但是他的军事思想对后世军事理论具有深远影响。杜牧文武全才,既成为文坛奇特的现象,也为黄冈文化奠定厚实基础。抑或,杜牧谈兵论战的军事思想家风骨,是黄冈朴诚勇毅习兵重武将帅星集之发轫?

分享到:

上一篇:踏访黄梅邓文滨

下一篇:追赶长征 石雪峰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